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跳动的棺材 > 详细内容

跳动的棺材

作者:小玉  阅读:6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khbjd.com 收集整理

六点钟以后,某医院大门口,赫然出现了六个穿着白色的人,他们扔着手中的纸钱,纸钱被风吹落在地,更可怕的是,一口红色的棺材出现在校门口,更多的白衣人冒了出来,一个,两个,三个……他们抬着棺材跟在六人的身后,一支长长的送葬队伍,无声无息地沿着大桥走。

“真晦气。”宋言皱着眉骂了一句,和姐妹刚出校门口,就遇到送葬队伍,有几个纸钱还落在自己的身上,想想就浑身就冒出了很多的冷汗,今天真是一个不吉利的日子,倒霉死了。

宋言身边的姐妹徐冉抬头向着送葬队伍一看, 突然“啊”的一声,面色很快惨白,不安的指了指那口棺材,嘴巴开开合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宋言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脸色瞬间大变。

只见那支送葬队伍把那口棺材放在不远处的别墅大门外,哪儿为它搭好了白色的帐篷,很快的散了开,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回事?是这家的主人死了?

徐冉拉着宋言,从语气可以看出她的不安,小心翼翼地说:“言言,我们快走吧,天黑了,我们得快点回来,医院是要抓人的。”

宋言被徐冉拉着走了,但宋言却是耐不住好奇,伸长了脖子向那口棺材看去,只见那口棺材的盖子动了一下,宋言被惊了一下,摇了摇头,又重新看一遍,那口棺材却是没有在动了。

是我的幻觉么?宋言这样安慰自己,她没有多想,直接和徐然走了。

是夜,只有那一轮黄色的月亮顶在天空中,让原本被黑暗罩笼的城市有了仅有一点的月光,它就像是路灯,引着人类回家。

空无一人的街道,没有一个人,冷清的很可怕,宋言和徐冉跑在大街上,看起来万分的焦急。

“快跑吧,医院估计还没发现我们跑了,我们趁他们不在快回去吧。”徐然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冲着宋言喊。

宋言听到了,拼命的跑。

到了学校的门口,发现学校大门被铁链锁着,徐冉叫苦连天,直接坐在了地上,双眼直直地盯着铁链,恨不得一口要把它吞了似的。

反倒是宋言见到徐冉一脸颓败的样子轻笑了起来,说:“冉冉,我们去跳墙吧。”

徐冉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脑门,“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说迟那快,徐冉站起来朝那面墙看了看,高出头也就差不多吧,只是缺了凳子而已,她说:“就这个吧,言言,你拉着我上去,然后我去弄椅子给你。”

宋言说好,她们开始着手准备,宋言用了十成的功力把徐冉拉了上去,见徐冉上去了,就背靠在墙上坐在了地上,喘着大气。

“你等着我啊,我去弄椅子。”徐冉在另一边大喊,宋言回应了一声,徐冉就跑了很远。

宋言一个人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无聊的环顾四周,却发现对面别墅,那口棺材旁边站了一个身穿白色洋装的女人,宋言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呢,便揉揉自己的眼睛,在看一遍,那个女人却是不在了。

宋言站起身来,很奇怪,双脚不听使唤往马路中间走去,突然有人在背后拉着宋言的头发,一种压迫感在宋言心中很强烈,几分钟后,她耳边传来了轻笑声,然后,那种压迫感慢慢的消失,头发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

又感觉到有人轻轻拍她的臂膀,宋言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她不知道,后面的是鬼还是人,她不敢想,也不敢回头去看她。

“宋言,你在干什么呢?”

宋言一听,是自己的好姐妹徐冉,回头见姐妹一脸的疑惑地看着自己,让宋言搞不懂,也不明白。

“你什么时候换了白色洋装,一直盯着马路看?”徐然说。

宋言心里一惊,说没有,也没有一直盯着马路看。

“不说这件事了,我们今晚先别回医院了,我们去探险吧,你看到了吗?对面的别墅,我们去哪儿玩吧?”徐冉指着别墅说。

宋言一看,前方有一座古老的欧式别墅,空气中弥漫着诱人而恐怖的气息,风里似乎能嗅到血的腥味,一股凉意穿透五人的身体。

宋言吸了一口冷气,眼神掩盖不住恐惧,她问着徐冉:“能不去么?”

“既然说了要去,就必须去,多好玩啊。”徐冉眼中充满了坚定。

“你要去你就去吧,我不去了。”宋言满脸带着不愿意和恐惧,对面死了人,自己没死就不错了,去那个别墅里不是送死嘛。

“你要是害怕的话,你就先回去吧,反正你走了,你就是胆子小的人。”话刚一出,宋言的脸色突地一变,这句话里面是再说她胆子小,她不傻,谁都听出来了。

“去就去,谁怕谁。”宋言就不服气了,敢说她胆子小?笑话,她宋言可是什么都不怕的主。

徐冉笑了笑,她的计谋得逞了。

跑了没多久,宋言就发现了不对劲,脚步渐渐地慢了下来,看着徐冉的后背,瞪大了一双眼,她?不是徐冉,徐冉可没有这么大胆,没等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徐冉跑了很远。

宋言发现徐冉跑了没人影,她是人还是鬼?她即是害怕,又是迫切想知道她是不是徐冉,她跟上徐冉的脚步。

跟着跟着,进了别墅,宋言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恶化,她顾不上跟徐冉了,一分都不想呆在这里,这儿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转身刚走一步,身后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臂膀,她回头一看,是徐冉,却又不是徐冉。

宋言抽了一口冷气,徐冉身穿着白色洋装,果真如此,她不是徐冉。

徐冉阴森森地笑了起来,她吓的大惊失色,后退了几步,她的身体僵硬如石,一动也不敢动,任凭恐惧袭击全身,那张冰冷如铁的脸孔怎么也离不开宋言的脸。

突然徐冉不笑了,悲凉的声音从她口里传来,“宋言,对不起,别愧疚,我自愿的。”

宋言不明白了,不懂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这样说。 再后来的后来就不知道了,在她晕迷之前看到徐冉推了一下她。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躺在病床上,身穿着病号,身边的医生和护士在哪儿谈话。

“哎,这个患者真不让人省心,从医院逃出很多次。”医生说。

“刘医生,她前几天刚被送进来的,可以理解她,哎,可怜了那个富家女孩名叫徐冉女孩,一场车祸把她带走了。”护士一脸惋惜。

宋言向窗外一看,只见一支长长的送葬队伍从医院穿过,一个女人手拿着黑白照片,那正是徐冉。

宋言失声痛哭。

阳光照耀在医院门口的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康荣精神病院。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