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空白的记忆 > 详细内容

空白的记忆

作者:鬼轻舞LOVE  阅读:14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khbjd.com 收集整理

终于拨开迷雾,睁开眼睛,一片雪白。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甚至不知道这个守着我一直叫我妈妈的女孩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简单来说,我并没有任何记忆,包括我自己。

这个叫少康的男人自称是我的丈夫,自称是我女儿的小女孩很怕他,甚至拒绝叫他爸爸。这一切我都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说实话,我更愿意相信自己内心的想法,他其实是个骗子。

没有人来看过我,除了刚才我说过的很古怪的两个人,去卫生间的时候我看到我很年轻,至多27、8岁的样子,中规中矩的直发,额头上缠着厚厚的崩带。这伤是怎么来的,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我自己猜测着是不是被那个粗犷的少康揍的?毕竟他看起来像是会打女人的男人,而且一看就是个庄稼汉。

“妈妈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不想呆在医院!”5、6岁的小女孩开口问少康,我醒过来三天了,我注意到她并不叫那个少康作爸爸,却固执的叫我妈妈。

“还有两天就可以拆崩带了,拆了就可以回家了。”少康不以为然的声音传过来,哦,我忘记说了,我一直在假装睡着了。

“以后,是不是真的不会再吵了?你是不是真的不会再打妈妈了?”小女孩的声音有点怯懦,感觉得出来她很怕她的爸爸。

“……”怎么办,一直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他真的经常打我?连这么小的孩子都知道,那就是她经常看见了,这可怎么是好?我是不是要装作还没有好的样子?不然回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打死了。

看来我只能想办法自救了,不能坐以待斃。

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康应该是走了吧,晚上他从来不会陪在这里,只让个五、六岁的孩子守着我,亏他想得出来。估计他压根不知道我一直在装睡,就是今晚,我打算逃出去。

“暮雪……”是这个名字吧?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轻轻的叫了叫睡在陪床上的小女孩,我仿佛是听见少康这样叫她的,这么粗犷的男人竟然给自己女儿取了个这么文雅的名字。

“你想走吗。”身后传来一声轻叹,吓得我不敢转身看来人是谁。

这怎么可能,平时这个时候病房里是不会有人来的,我早就摸清楚这个规律了所以才打算趁现在逃走的。

“我可不可以拜托你,留下来。”这次我听出来,不是少康,但也不是这几天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人的声音。我只是断定是个女声,声音里透着浓浓的乞求意味。

“不可能!”这怎么能行,叫我再次回到那个天天充满暴力的家里吗?虽然我已经没有了以前的记忆,但光想想就很可怕了。我转身看着来人,是个穿着打扮很舒服的女人,面容也很眼熟。

“你的确不是我!”女人再次轻叹,示意我坐回自己的病床,她款款走向靠椅坐下来,似乎要跟我好好聊聊。

“我的确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不是她?她说我不是她,那她一定知道我到底是谁,我不妨仔细听听,没准能探探我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又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来看过我,难道我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吗?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看我情绪平稳,她缓缓说道。

念衾高三念完就不再升学了,不是学习不好,是家里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来供她。反正女孩子读再多的书都还是别人家的人,这是爸爸说的。所以她一个人来了深圳上班。没有背景没有学历的漂亮女孩子,什么都敢干,她从小小的文员做起,花了三年的时间自学,拿了大学毕业证,工作上也得到总经理的提拔,很快混到了人事经理。也就在这个时候,爸爸要求她回家相亲。

传统的思想根深蒂固,即使明知道父亲很多事都做得不对,可她还是很孝顺的回去了。跟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男人见过一面后,就被“包办”了。刚开始还好,也生了可爱的女儿,但是,慢慢的,她开始埋怨起父母来,为什么要叫她回来,为什么不管她做得怎么听话懂事,父亲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把她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过这样将就的一生。

她不甘心。

她一个人回了深圳,原来的公司已经没有她的位置,没办法,她只好重新找了份工作,在一家餐厅端盘子,却爱上了自己的老板,对于年轻漂亮的的女人对自己的投怀送抱向来是来者不拒的老板,让念衾很是痛苦,终于有一天,老公带着孩子找来了,念衾看到新闻里那个带着孩子露宿街头找寻自己的男人,突然大彻大悟,又觉得自己根本对不起他。于是,从酒店的阳台跳了下去。也许是仍有不甘,又或许有诸多亏欠,灵魂始终得不到救赎,直到孟婆指点,原来是放心不下孩子。所以刚好找到跟她神似的我,男人是知道它的存在的,所以他们演了一出瞒天过海的戏,想让我“变成”念衾,照顾孩子……

我安静的听着她说完,也意识到,她并不知道我是谁,经历了什么才会在医院。如果我不是念衾,为什么害怕男人?我被男人伤害过吗?我心里时常会闪过被一个人殴打的画面,那个人是谁却怎么也看不清。

“诶,你看,这个杀父跳楼的女孩子跟住院部3楼的苏念衾长得真像!”

“可别胡说,你看看,这报纸上可说了,这个不叫苏念衾,叫唐雨,才18岁呢,可没有那么大的女儿呀!”

“真是造孽,这个唐雨可没有苏念衾幸运,你看,被父亲糟蹋了这么多年!真是可怜!”

如平地惊雷,是了……此刻我多希望自己没有因为出院手续问题跑来问护士还需要什么资料,也就不会再次想起这人间炼狱的“前世”!那么我可以什么都不知道的成为苏念衾,过着在她眼中平庸却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安稳人生!

我失手杀了那个禽兽,想要结束自己悲剧的一生,可为什么8楼跳下来却只是轻伤?我真的不想面对这样不堪的一生,现在好了,上天给了我再一次生存的机会……现在没有人知道,她们怎么会知道我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苏念衾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