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瞳树 > 详细内容

瞳树

作者:夏日的微风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khbjd.com 收集整理

世间的某些事物,你不用心去看,是不会看到真实面目的。

“唉,你听说了吗?这医院有一片禁地哎。”

“是吗,我听说那是片诡异之地,死了很多人在里面呢,那片地寸草不生,只有一颗大树矗立在那。”

刘楚和杜舒说完便又躺会各自的病床了。

夜晚,刘楚昏昏沉沉的爬起来,准备去上厕所,她住的病房楼层是一楼,并且非常接近那片禁地。

刘楚上完厕所后,忽然灵机一动,想我何不去那片禁地看看。

说干就干,刘楚飞快快快的往禁地跑去,似乎在急于探索哪儿的禁地。

刘楚只用了一分四十秒跑到了禁地,风一吹树枝嘎嘎怪响,但令人惊讶的是,每棵树上都有两片叶子,而且每棵树上都是一模一样,包括树的形状,颜色都酷似眼睛。

虽然树叶像眼睛,刘楚深吸一口气,道:“切,九颗怪树而已,还以为什么禁地,杜舒还说死过人呢,结果一个鬼影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人了。”

刘楚失望的打量了一下这几颗树,随便找一颗倚在树旁。

不知何时,刘楚感觉这棵树越来越软,就像倚靠在一个人的身上,刘楚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因为那棵树被一个无眼的男人背着,空洞的双眼正看着她呢!

并且鲜血直淌。

不过整棵树和树枝都是白色的,在黑夜里显得特别显眼,而只有无眼男人和两片树叶是纯黑的,仿佛一只黑眼珠子嵌在眼白里。

刘楚脑海里出现一个字“跑”!

刚想跑眼睛却始终离不开那棵树,她使劲全身力气,转头忽然感觉眼眶剧烈疼痛,一声尖叫传来:“啊……我的眼睛!”

此刻的刘楚已经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一双眼睛已经溶进土地里,“黑白树”又长出两片叶子,那是刘楚的眼睛。

刘楚的灵魂慢慢的上升,看到了自己死去的肉体,正被土地一点点的吞没。

不一会儿,血迹已经不在了,一切跟什么也没发生似得,除了两片眼睛叶子。

又一个明天,杜舒偶尔发现刘楚不见了,问医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随口说了一句:“去去!忙着呢。”

杜舒突然想到昨晚两人聊过关于禁地的事,刘楚又好奇心重,想着禁地诡异的传闻,难道说她已经遭遇不幸了吗?

杜舒灵机一动,立马拿着一桶汽油,一个打火机,朝禁地跑去,到了禁地后,杜舒发疯似得往几颗树上泼上汽油,泼完后,杜舒吸了一大口汽油味,咳了好几声,便冷笑一声,对每棵树点了火,又发疯似得往天台上跑,站在栏杆上幽幽的说:“主人我献给你一双眼睛……”

之后杜舒仰天大笑,正想回头,那颗未燃尽的黑白树冒出一个人影向杜舒飞来,用一种听了要仿佛坠落万丈深渊的口气说:“是吗,还没有享用够,还没享用够!”

杜舒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没底气的说:“大王息怒,臣臣……这就去找人给你……”

人影诡异的笑笑,又说:“本王不必了,何不将你的眼睛献给我呢,哈哈哈……”

杜舒连忙摇头表示不情愿,而人影送给她一个诡异的微笑,以光的速度朝着杜舒冲过去。

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以及猖狂而又优雅的笑声。

次日,医院又来了一个男孩,男孩目光忧郁,面色略带苍白,望着窗外的景色,整个人一动不动。

小男孩旁边的床位是一位中年人,中年人因为疾病在病床上躺了好几个月,早就是对医院的大事小事了如指掌,打趣问道:“嘿,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把头转过来,也没有回答中年人的话,沉默在他的世界里。

病房里就他们两个人,中年人觉得无趣,又继续道:“你知道医院的禁地吗?”

男孩这才把脸转了过来,疑惑道:“禁地?”

“是啊,好恐怖的禁地,听说里面死过人,医院的人还用铁门隔离,还在上面挂了一把大锁,旁边摆着一块牌子,禁止入内,后果自负

“这片禁地是什么时候有的?”

男孩的声音不大不小,平静的问道。

“听说医院建立的时候,禁地就存在了,不过大家传的邪乎,还有前段时间,住在一楼病房的两个女孩,就莫名其妙的在医院失踪了,你说这事怪不怪。”

夜渐渐静了下来,医院里一片寂静,病房里的中年人打着呼噜,这时候,男人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直接从窗户外跳了出去。

男孩来到了禁地,果然禁地有一扇又厚又坚硬的大门,上面挂着一把大锁,不过男孩早有准备,用斧头把锁给敲碎了,大半夜的,直接去了禁地。

医院的夜里,显得更为阴森孤寂,医院是个死亡率高的地方,这里每天都有人死去,也有人出生,磁场特别不稳定,所以在子时这个极阴时刻,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男孩神情谨慎的进入了禁地,看着禁地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几颗几乎凋零,高高耸立的大树。

看到这里,男孩故作叹气道:“唉,我还以为禁地有鬼呢,结果不过是医院唬人的,真没意思。”

男孩坐在树下,故作不断叹气,靠在大树上,他感到身后的坚硬的大树开始慢慢变软,就好像人的身体,伸出两只手来环抱男孩的身体。

男孩故作要睡着的样子,却露出一线天,假装打呼,看着环抱过来的一双手,冷冽一笑,双眼陡然睁开,突然从怀里摸出秤砣,朝着对方狠狠打去。

秤砣本就是驱鬼的,鬼最怕的就是秤砣,也有镇压之意。

树里的男人被打的哇哇大叫,身体快速缩回了大树里,而那颗大树又变回正常的样子。

不过男孩早有准备,他把准备好的黑狗血拿出来,在九颗大树下分别浇灌上黑狗血,在用一尺长油钉直接钉在地上,凄惨的叫声响起。

这还不算完,男孩还把桐油分别浇在大树下,点燃打火机,不一会儿,九颗大树开始噗噗燃烧了。

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发出呜呜的哀嚎声,一股股黑色散掉的灵体冲向了天空,化为泡沫,而这一切唯独男孩一个人看到和听到。

原来男孩天生有阴阳眼,能看到和听到寻常人听不到的声音。

而刘楚刚好是男孩的姐姐,姐姐死后男孩一直梦到姐姐,姐姐告诉他关于禁地的事,让他来救出她和杜舒。

男孩向一位道士请教,这才毁掉了九颗树里的恶鬼。

几天后,医院的人在禁地里挖出两位女孩的尸体,除此外,还有九具风化的白骨,后来查证资料才知道,这所医院在建立前,这里有一处荒废了很久的马家大院。

当年有九个日本人被共chandang追击,无奈躲到荒废很久的大院里,不过实力相差悬殊,九个日本在马家大院当场剖腹自杀,附近的村民对日本人恨之入骨,他们鞭尸,挖掉九个日本人的眼睛。

九个日本人死后,共把共chandang九个日本人埋在大院底下,结果没有想到,若干年后,这里的一颗枯死的大树,枯木逢春,居然活了过来,长成九颗恐怖的瞳树,专门索要人性命,要人眼睛。

(完)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