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灵异研究所之京城23号 > 详细内容

灵异研究所之京城23号

作者:许洋  阅读:1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khbjd.com 收集整理

灵异研究所之京城23号

研究所

相传在北京朝阳区内有一栋英式别墅,在这座别墅里面曾经住过许多的人物,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住在这栋别墅里的人,全都无缘无故暴毙而亡,而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就是关于这栋别墅的。

我叫许洋,表面上看我是一个文字写作者,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一位灵异研究所的专员,我们这个研究所,是直辖政府高层的,一切的费用都有政府提供,而这次很不巧的是我接到的任务就是处理京城23号传出来的哭声。

并不是所有的鬼屋都存在着鬼,有一些鬼屋只是因为年代久远产生的爆裂声,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爆裂声听着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哭声一样,再加上人类本能的幻想总是把这些无缘无故的声音和那些灵异事件联系在一起,我是我们灵异研究所的最优秀的员工,那个应该是最优秀的员工。

“哎,我说许洋,你就不能动作快点吗?每次出外差你总是磨磨蹭蹭的,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要不是你的特殊能力,是与别人与众不同,不然的话早把你开除了。”组长不耐烦的大叫着。

对,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的能力,而能力的来源科学家们也正在研究,而更加奇怪的是,我们身上的这些能力到了25岁之后就会消失不见,与其说是能力,不如说这是一种病,而且只有在青少年时期才会有的一种病,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得这种病。

我拿着大包小包的从更衣室出来,路过一排的临时监牢,里面传出异样的声响,一个女人的哭声传出来,我问她:“你怎么又哭了,想到你那个老公了吗?”

女人转过头来,黑洞洞的眼眸像是盯着我看,从眼洞中流出血红色的水液,滴落到地上画作刀一样的蜂刺,直直的插入地下,我立刻打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顺便向后面退去了几步,撞到后面的铁笼子,里面传出来一个暴力的声音吼道:“小子,你找死啊!敢打扰老子休息,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吃了。”说着的同时,双手抓向笼子,用力的推拉了一把,然后看到一股光芒透视而出,直穿在那个暴力的“人”身上,它立刻浑身发红的躺在地上痛的来回打滚。

我立刻低下头诚恳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后,便离开了,到了大厅,组长一脸不耐烦的吼道:“你真是懒人上磨,做什么事情总是磨磨蹭蹭的,你的新搭档,等了你很长时间了。”

“新搭档,那他有什么能力呢?”我好奇的问组长。

组长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说道:“这个以后你就会慢慢知道的,现在问那么多干嘛,你们赶紧出发吧!能够抓捕就抓回来,抓不回去就给我现场消灭了。”

这组长真是的,不管怎么说他们生前也是人啊!怎么能这么残忍,他们留在这个人世间,一般都是心里有着深深的怨恨或者思念所以才不愿离开。

我上前对着新搭档做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然后说:“你好啊!我叫许洋,是咱们这个灵异研究所最出色的探员,你是,以前没见到过啊!”

“我是新来的,我叫李雪,你也可以雪儿,是刚刚来的,但是刚刚组长说和我搭档的是整个研究所里面最差的,每次接到的任务都是最简单的,只是让我跟着你练练手而已。”李雪两个大眼睛溜溜的转着,明显看不到我的尴尬。

我干咳了两声之后,说道:“走吧!现在前往京城23号鬼屋吧!”

奇怪的哭声

我和李雪经过两个小时的路程到达了传闻中传出哭声的鬼屋,周围都是黑色迷蒙的样子,夜晚的天空充满着大气污染的黑色,乌鸦在头顶不断的叫喊出声,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外人的到访,所以就不断的叫喊着通知它们的兄弟赶紧躲起来。

这样的叫喊说实在的真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在配合这样的坏境和眼前的这栋没有一点生气的别墅,不自觉的让人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话说,七月的北京应该是最炎热的时期,可是当我站在这栋别墅的外围却感觉到了一股凉凉的寒意扑面而来。

李雪从开始就没有说话,我看她一直盯着二楼的窗户再看,我好奇的询问她在看什么,她转过头来,用微笑的眼神说:“虚,你听,哭声开始了!”

隐隐约约中听到了一丝动静,就像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在哭声中透露着一种深深的悲伤,听到这样的哭声,不禁自己的内心也产生了一种悸动,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再看向李雪,她还是紧紧的盯着二楼的窗户,好像她听到这样的哭声并没有半点的触动。

我跟着她的眼睛看向二楼的窗户,发现二楼的窗户处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在不断的晃动着,好像是在等待,又好像在对着月亮叹息,我心想,难道这次是真的鬼吗?心里的突然萌生出一种冲动的念头,已经来这个研究所半年了,每天接到的案子都是一些人为因素,要么就是一些年代久远产生的物理反应,这次是真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李雪便一个人走向了门口,大门也是那种坑日时期的大铁门,因为年代的原因门上面沾满了大大小小的绿色植物,门锁也早已经破烂不堪,李雪轻轻松松的就推门而进,当我们两个进入到里面之后,哭声戛然而止,只剩下风一样寂静,在不断的盘旋着。

一种阴凉的气息肃然而来,在这里的感觉比在外面还要阴凉,完全感觉不到这是夏天的样子,我竟然还冷的打了一个喷嚏,李雪突然用一种很严肃的表情看着我说:“心里面放下所有的事情,不管开心还是伤心,全部放下来,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冷了。”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是人啊!人就一定有七情六欲的,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刚说完这些,我感觉全身更加冰冷了,一种透彻心谷的冷席卷全身,哭声再次响起,比上次更加悲伤,听到这样的哭声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和遭遇,眼泪就像不受控制一样的掉落下来。

一滴眼泪掉落在地上,立刻画作冰水,流淌下去,然后传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不断的侵袭而出。

影像回放

一股从地下冒出的水喷涌而出,我紧紧的抓着李雪的手说:“千万别放开,不然我真的救不了你了。”

“没事的,你放开你身边的柱子就明白了。”李雪微笑着说。

我放开柱子,发现水在慢慢的消退,而更加奇怪的是,房屋变得越来越新,并且还传出了人的声音,在客厅中做着一个看似老爷一样的人,嘴里吃着肉,旁边跪着几个女性仆人,说着话:“你们一旦进了我们贾府,就不用想出去,我贾天下,不是好欺负的,你们还想逃跑,来人呢!把她们带下去,先让兄弟们玩一玩,然后再把她们关起来,等候发落。”

身后跑出来几个面向凶恶的狗腿子,一人抱着一个女仆像后面走去,听到女仆挣扎的声音,大喊救命的声音,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想要拦下他们,这是我才发现我根本碰不到他们,而他们也看不到我们的存在。

李雪说:“这只是楼上女人的怨气而形成的影像回放,我们是没办法改变的,走吧!她想让我们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我们就跟着去吧!”

当我们到达后院的时候,三四个女仆,被抱进一个黑屋里面,六七个男子,衣衫不整的走了进去,然后就听到女人大声的哭喊声和求救声,李雪明显感觉到了一种愤怒,然后说:“这就是旧时代的观念,坏了她们的一生。”

我上前拉住她,让她冷静一下,这时,一道白光打来,眼前的景色完全变了,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张灯结彩,听丫鬟说:“今天是她们老爷回来的日子,好像是打了胜仗,还被封了官,夫人一大早就起来张罗着呢!”

“是啊!夫人和老爷的关系好着呢!真羡慕她们。”另外一个丫鬟回应着。

很快外面传出汽车的声音,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子从车里下来,并且带着一个更加妖娆的女人从车里一起下来,见到女主人后便说道:“你好啊!姐姐,我是将军娶的小妾,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以后我们两个要好好伺候将军了。”

画面一转,女主人的肚子大了起来,看来是怀孕了,而男主人并不在跟前,原本那个妖娆的女人坐在真皮沙发上,大声呵斥道:“赶紧干活,要不是老爷不在,你还能活到现在,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出去偷汉子,而且还怀孕了,老爷快回来了,我看你要怎么向他交代。”

女主人的眼里,充满着怨恨,“是你,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那个男人也是安排的,那杯酒也是你给我倒的。”

“就算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女主人的眼里充满着不知名的愤怒和悲哀,老爷从外面缓缓的走了进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主人和她的小妾,那个小妾哭着跑到老爷的怀里,大声的说:“我真的没用啊,我救不了她,是我害了她。”

老爷的眼睛看着女主人的尸体,漏出悲伤的神情说:“这和你没有关系,是她自己想不开选择了自杀,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做出背叛我的事呢!”

一道白光照射,我和李雪同时闭上了眼睛,当我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回归了正常,还是我们进来时候的景象,破旧的楼梯,显得摇摇欲坠,残破不堪的窗帘顺着风的轨迹不断的摇晃,窗户上的灰尘,被风缓缓的吹起,在降落到破烂的地板上,因为年久失修的原因,房屋内的建筑通过风的轨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个黑色暗影坐落在餐桌上,黑洞洞的脸庞,像是在望着门口的方向等待着归来的老公,看见这样的景象,内心深处突然萌生出一种深深的悲伤,一种等待故人归来却迟迟不到的悲伤。

神秘的女人

女人的黑色脸庞上看不到一点的表情,但是却能深深的感觉到悲伤,李雪浑身发抖的对着女人,不知道她是害怕还是激动,嘴角漏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上前一步,准备对这个神秘的女人进行实施抓捕,突然空气中传出一个甜美的声音:“别过来,我要等我的丈夫回来,他说过,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声音透过风传入到我和李雪的耳朵里面,让我们两个全都停止了上前的动作,李雪对着这个神秘的女人说:“你已经死了,就不要再留在这里,而且你的悲伤已经感染了附近的磁场,使得这片地方变得异常的冷。”

女人发出疑惑一般的叫声,隐隐约约从中听到:“我不等到他来,我是不会走的。”

李雪突然发出冷笑一般的嘲笑声:“他,不会来了,你等不到的,男人都是这样,随便的一句话,就让一个女人厮守到现在。”

我很无奈的看着李雪,想着说我也是男人啊!总觉得他对男人有什么误解。还没等女人说什么李雪一个箭步上前,从嘴中发出音乐的声音,这种音乐声音比神秘女人产生的悲伤更加的大。

声波所到之处,形成了一种能量墙,围住那个神秘的女人,在神秘墙里面突然出现像是火一样的红色形体,直奔女人而去,原来李雪的能力是声波转换,就是利用周围的空气与声音产生摩擦,变成强而有力的实体,对猎物进行攻击,这还真是强大的能力,那为什么组长要让这么强大能力的人和我分在一个组。

女人受不了强大攻击,随即大叫一声消失在空气中,我上前对李雪说:“不至于吧!她只是一个等待故人归来的可怜人而已,至于让她形神俱灭吗?这样似乎是不是有点残忍了。”

李雪没有理我,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空洞,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李雪叹了一口气,然后疲惫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那当然了,虽然这种能力很强大,但是在使用这种能力地同时,就是需要把周围的空气全部凝结,这样身体会产生极大的负荷感,这样的负荷感任谁都没法承受,但是这样的一个小姑娘竟然承受下来,并且还发出了连续攻击,而且还制造出了结界为了不破坏周围的建筑物。

那个神秘的女人虽然消失不见了,但是李雪没有注意到的是,这座房间里面的悲伤气息并没有减少,相反的还更加浓重了,看来刚才的那个女人只是一个开胃小菜,真正的大菜还在后面。

悲伤之气的凝结

而且空气中的悲伤之气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的感觉,慢慢的凝结在了一起,对着我和李雪发出猎物般的眼神。这意思就是说,真正的来源并不是这些女主人而是这个房间的悲伤之气,但是怎么可能,没有形体和精神之体,它怎么可能做到的。

还不容我多想,空气凝结的冰刀,快速的向我们周围逼近,把我们围成一个圈,我不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但是对危险的感知,和对一些无形的东西总是看的特别真切,别人看不到的我都能看到。

一个个的冰刀像是排队一样的全都瞄向了李雪,但是李雪却全然感觉不到危险的存在,还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快速恢复自己的体力。一个冰刀快速向李雪的身体飞去,我来不及做出反应,反身扑向了李雪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这一冰刀。

一口鲜血从嘴里流出,李雪惊讶的看着我的反应,还没来及做出任何的表情,周围的冰刀全都瞄了过来,有一种蓄势待发的感觉,我着急的告诉李雪,建起气墙,快。李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顺势站起,对着周围的空气发出音波,一道气墙赫然出现。

冰刀像是雨水般朝着气墙砸去,落在地上化成雨水,融化于地下,这时李雪才反应过来,小声的说:“难道是空气中的水分形成的冰刀?”我点了一下头,表示正确,李雪的气墙明显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而且气墙的破坏对她自身的损坏也会加强,原本就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的她,更加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李雪看着躺在地上的我,身后的血夜流淌不止,眼神突然多出了一种柔情,问我:“你怎么样啊!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这点伤还死不了,但是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啊!而且还是陪着你,我今天才刚刚认识你的,必须想办法找到这些冰刀的形成原因,才能打破。”

别墅精灵

冰刀越来越多,而且气墙的损害程度明显增加了,李雪身体的负荷也越来越大,如果再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我们两个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些冰刀呢?冰刀的形成是又空气中的水分形成的,和李雪的能力不尽相同,李雪的能力是音波和空气的摩擦产生的如果把这种摩擦加大会不会产生火花,火能够蒸发空气中的水分,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把这些冰刀给消化了。

我对李雪说:“李雪,你能够把你的能力,只加大摩擦不产生攻击吗?”

“这个我没有试过,不过我可以试试看。”

“你按着我说的做,先把这层结界打破,在打破的同时,用音波和空气产生摩擦,在以打破的结界相互摩擦产生火花,用这些火融化掉这些冰刀。”

李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双手展开,结界随即炸裂开来,李雪发出音波与炸裂的结界相互摩擦,加上空气的阻力,产生一个一个大型的火球向四面八方散开,那些冰刀经过火球的触碰全部融化消失不见了。

李雪随即躺倒在地上,已经呈现出完全颓废的状态,连续三次的空间隔离能力发动,身体的超负荷已经让她没有办法在次战斗了。

我立刻背上李雪前往门口跑去,离开这座房子,但是还没跑两步,地面开始产生剧烈的抖动,门也已经自动关闭,房间内的建筑物,全都产生了变化,里面的家具都像是获得了重生一样。

我大声的叫喊道:“其实这个房间里面并没有鬼,而是这座房子已经变成了鬼,一个鬼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来控制所有的变化,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房子自己产生了变化。”

我的声音刚刚才落,从空气中传出一个异样却感觉疲惫不堪的声音吼道:“对没错,我吸收了住在这栋房屋里面人的所有怨气,幻化成精灵,这些都是你们人类造成的,在这栋房屋里面发生了多少惨不忍睹的故事,有多少甘心等待的人在这里抱憾而亡,我只是继承他们意识,来保护他们。”

“而你们人类,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们,还要你们来消灭我们,这样我也就只好让你们先去死了。”沙哑的声音,像是完全吼叫出来的一样,刺耳的声音传入心里面,刺痛心里面最软弱的地方。

“人类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他们开心与快乐你难道忘记了吗?他们在这里面生活的快乐,家人团聚的景象等待老公归来时的那种幻想,难道你都不知道吗?如果真的不知道有为什么要让我们看到那样的影像。”我回应着屋子精灵的话语,李雪想努力的站起来,可是身体却还是不听使唤的无法站立。

我上前蹲下来,满含柔情的看着李雪说:“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这次就有我来保护你,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能力,但是既然连组长都说我的能力很特殊,那也就是代表我的能力应该很强大吧!”

微笑着转过身去,空气中的冰刀再次凝聚在一起,对着我和李雪全都像是漏出虎视眈眈的神情一样,李雪想努力的站起来,但是还是没有办法站起,冰刀已经做出了蓄势待发的准备,很快无数把数不清的冰刀全部向我和李雪飞来,我来不及多想,一个反身抱住李雪,冰刀在我的后背上来回穿插,血夜已经流淌了很多,这些血夜流淌到地上并没有融化或者消失,而是聚集起来,越聚越多,加上水分的融合,地上已经形成一个小型的湖泊。

很快这些湖泊形成了一堵水墙,保护着我和李雪,但是这不是李雪的能力,难道这是我的能力,因为血量大量流失的原因,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我大叫着站起来,双手朝着房间中的随意挥洒,那些血水变成了一个个有血组成的战士,只有一瞬间房屋内已经变得破破烂烂,周围的建筑物,更加的残破不全。

我和李雪艰难的走出房屋来到外面,发现在整个房屋,就像是一个吃人的怪兽一般,黑色烟雾缭绕下,两个窗户发出绿色的光芒,空气中弥漫着悲伤形成的小型雨水,在房屋上空不断的流淌着,难怪在这附近都能感觉到一种冰冷的气息。

我走上前,用最后的力气说:“这个世界上,不管人类有没有错,但是曾经的快乐依然存留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你只是吸取了他们悲伤与遗憾,并且将他们的这些遗憾与悲伤放大所以才导致他们选择了自杀,你并不是保护住在这里的人,而是亲手将他们送上了通往阴间的道路。”

“我代表研究所,对你执行死刑。”说完无数个血型的战士全部扑向房屋,房屋发出阵阵的惨痛的叫喊声,直到最后完全消失,整个别墅也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片空白孤立在哪。

最后,我的意识完全丧失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躺在医院里面,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白色绷带,组长说:“你小子真是够拼的啊!说了多少次了有问题,及时上报,这次你们对付的是精灵不是灵魂,你们知道这多危险吗?下次在遇见这样事及时上报。”

李雪站在组长的后面对着我吐了一下舌头,表现出一个俏皮的表情说:“好了组长我们知道了。”

最后我们三个人在病房里面全都相视一笑。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