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这个疯子有古怪 > 详细内容

这个疯子有古怪

作者:苦瓜啤酒  阅读:1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khbjd.com 收集整理

在我讲述我身边的故事之前,我想问各位三个问题;“你的家乡是来自农村吗?你们村或者隔壁村是否有疯子?是否有疯子莫名其妙的死亡?”对于那些疯疯癫癫的疯子,你以为真的了解他们的状况吗?你应该不会了解,因为你们不会整天都跟着一个傻子去研究他的生活。

我要讲述的事情,就是发生在我们村里的故事,这件事情和我也有一些关联。

村里进入了六月天,天空中的太阳就像是一个火球一样炙烤着村子,村民们身上的汗水就像是胶水一样黏在身上让人难受。那天晚上,我一丝不挂的躺在凉席上,手中拿着一把蒲扇,呼哧呼哧的扇着自己滚烫的身体,不知不觉,我便进入了梦乡。

到后半夜的时候,我被一阵凉意激醒,浑身难受,头昏目眩,我觉得我可能是着了凉,我没敢当误工夫,起床穿好衣服,就急急忙忙出门去诊所。

诊所在隔壁村,大夫姓张,乡亲们都管他叫张大夫,路程也不算远,我借着月光就走了过去。

后半夜的风凉嗖嗖的,明亮的月亮照应着村里斑驳的墙面和无边无际的庄家。

正当我往前走的工夫,突然听到后面有一丝动静,当我停下来的时候,声音又停止了,后来我加快了步伐。当我走到一个水塘的时候,发现那后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我听老人们说过,如果在半夜三更的时候走夜路,听到后面有异常的动静,千万不要回头看,只管往前走便是,那身后有可能是索命的鬼魂,一般的小鬼不会主动袭击路人,因为他们惧怕活人身上的阳气,所以他们就故意制造出来诡异的声音或者阴冷的风,以达到人的阳气缩减,再趁机索命。

其实我是不相信这一套的,只因为我并没有看到过所谓的鬼魂,只是道听途说,听人们讲述过这些事情。但是此时此刻我却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大半夜的不可能会有人跟着我的,就算是匪徒也不可能选择我们这个穷乡僻壤的农村,我实在是不知道身后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停下脚步,头渐渐低了下去,我看到我的双脚后面有一个蠕动的影子,影子是椭圆形的,就像是人头的影子。

我的腿开始打颤了,就像是定在了原地,无法挪动半分脚步,身后的影子往我这边来了,他的影子已经落在了我的身上,越来越近,我被这一幕吓得满头大汗,哆嗦着等待死神的审判,果不其然,一个东西拍在了我的身上,我被这么一拍,直挺挺的坐在地上,我大声的喊着;“救命啊!!!”随后回答我的只有几声狗吠:“汪!汪汪!!”

我将要死在这惨白的月光下,而且死的不明不白,我觉得裤裆里有些潮湿,低头一看,我已经尿了裤子了,没想到我居然是这个死法,想我七尺男儿,顶天立地,从来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为什么要索我的命!而且,我还没有娶妻生子,我娘还等着抱孙子呢,想到她老人家,我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正当我哭的酣畅淋漓的时候,身后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哭什么哭?撞鬼啦?”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老王,论辈分,我还要管他叫一声王叔,我一看到原来是老王,心情总算是安定了下来。

老王有类风湿的病,手脚不太灵活,今晚的症状比较严重,所以想要去隔壁的诊所开一些药,他经常去张大夫那里开药。

还好是在晚上,没让老王看到我尿裤子的窘状,不然被他知道了一定会告诉村里的人,那我在村里的男子汉形象就要没了。我随着老王慢吞吞的向张大夫的村子走去,当快要走过水塘的时候,老王接下来的举动让我着实吓得不轻,只见他突然跑到水塘的下面,迅速的爬上了一棵歪脖柳树,嘻嘻哈哈的看着我,我实在想象不到得了类风湿的老王居然能以这么快的速度爬到树上。他爬到树上之后把自己的脖子伸向了一个树叉中间,双腿悬空,把自己吊在了树上!

他努力的把头扭向了我这一边,眼睛斜斜的看着我,冲着我怪异的笑着!此时我已被吓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也不敢上前去救他,我担心他是着了魔。

在这荒无人烟的田间小路上我不知如何是好,过了大概两分钟,老王的微笑消失了。

微风吹动了树叉,树叉摆动了老王的身体。

我向着老张的诊所跑去,用力锤他的门,大声的叫他,当他打开门看到我这幅模样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他的时候,他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随即拿着药箱跑了出去。

当我们刚跑到门口的时候,老王居然站在了我们身边,他的全身湿透,走起路来啪嗒啪嗒的响,我们惊讶的看着他。我悄悄的看向他的脖子,他脖子的两边有两道血红的印记,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他,我总不能说:“你不是吊死在树上了吗?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啊?”还没等我们开口,老王自己开口了,他气急败坏的说:“我想来开些药,没成想滑倒在了旁边的那个水塘里面了,唉!也怪我这类风湿的老毛病,腿脚不听使唤。”

张大夫阴沉着脸,也不好说些什么,在药房里拿出了一些消炎止痛的药物,递给了老王。我也在张大夫这里开了一些感冒药,就随着老王一同回村了。

由于我害怕老王再做出什么诡异的举动,在刚走出张大夫村庄的时候,我突然佯装的说;“哎呀!我忘记了,还没付给张大夫钱呢,王叔,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儿再回去。”

虽然我不善于说谎话,每次说谎话的时候都结结巴巴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但是这个时候我说谎话的语气和表情做的很到位,人在危难关头的时候,潜力都完全被发挥出来了。

老王只说了一个字:“行”

我刚拐进一条胡同里面就站住了脚步,侧出头看了一眼老王,老王缓慢的走着,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黑夜中。我蹲在墙角边点上一根烟,等着老王走远之后我再回去,我把烟雾从胸腔里面缓缓吐出来,自己紧张的心也随之平静了下来。

我在回去的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也没有发现老王的身影,我吃过感冒药之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我就听到了一件令自己无比惊讶的事情,老王疯了!

我赶紧跑到老王家,发现老王已经被村民们绑在了树上,嘴巴上满是血迹,他看到我来之后,冲我诡异的一笑,就和昨天晚上一样的笑容,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其中一位村民说;“今天早上我去上街赶集,发现老王一个人抱着一个槐树不知道在干嘛,我走近一看,他正在啃树皮,我怎么喊他,他就是不应,后来我找到几位村民把他拉回家捆在了树上。”

另一位村民伸出了一只绑着绷带的胳膊说;“我扯他的时候,他还狠狠的咬下我一块肉。”

这个时候村民们把张大夫也请来了,张大夫看到老王这疯魔的样子,没多说什么,给他注射了一支镇定剂,又回到诊所给他开了一些药,说道;“老王可能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让他躺床上缓一缓,看看他后面的情况再说吧。”

毕竟我们农村没有高医疗水平,又是以农耕为主,口袋里面没有太多的存款,只能是静观其变了。

几天之后,老王的情况有些好转,虽然有些好转,但是从此以后,老王开始变得有些神志不清,看到别人之后也不说话,手里总是拿着一根破木棍,时而躲在柴堆里,时而跪在马路中间,时间一长,人们也习惯了老王的状态,但是人们每次看到他都会感叹一声,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疯掉了。

有一天下午,我独自一人来到那个水塘旁边,看着那个树叉,回忆起那个夜晚,内心其实是有一丝悲凉的,突然发现人的生命是那样的短暂和仓促。身边最为熟悉的人,一个个死去和逐渐变老,曾经多年没见的老师,已经白发苍苍,不尽满怀悲秋。

正当我感叹人世之际,我又发现了老王,他在水塘对面趴着,用手捧着水塘里面的水,大口大口的喝着,要说这水塘的水,其实还算干净,前几年还有村民在这里舀水用来做饭,只是这两年人们把除草剂之类的农药都丢进去,人们便不敢再舀水了。看到老王这样,我在对面就大声的呵斥他;“王叔!别喝了!这水里有农药!”

老王笑呵呵的看向我这边,他没留神,落进了水中!他拼命的在里面挣扎,水纹一圈圈的在他周围散开。

等我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沉进水中了,我跑到村里喊人,人们越聚越多,已经有懂水性的村民在水里找寻老王,一直到傍晚,终于把老王的尸体捞了上来。一看到老王被捞了上来,他的妻子就搂着老王嚎啕大哭,嘴里不停地喊着老王的名字。

村民们听的心痛,有些村民的眼睛已经落了泪。

而我不仅伤心,更多的是惊恐,老王是我害死的!如果我不呵斥他,他也不会失足落入水中。

我不敢看老王的妻子,更不敢看老王。我悄悄的回了家,不停地回想起老王挣扎的模样,我不敢向别人说起这事,一直自责了半年,这半年里我时常做噩梦,梦到老王向我索命。有时候他从水中爬向我,有时候他吊在树上冲我张牙舞爪,直到半年后,我发现了蹊跷。

老王的妻子和张大夫走的越来越近,起初老王的妻子以买药为由经常去张大夫家买药,后来索性就毫无理由的到张大夫家串门,而且村里面已经开始在背地里风言风语。

这个骚娘们儿,老王才死不久他就开始勾搭男的。

就是,老王摊上这个媳妇,不疯才怪。

可是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我总是在夜里蹲守在老王家,等着老王的妻子出来,(我并不是想对老王的妻子图谋不轨,我只是觉得老王的疯掉其实没这么简单)。

终于在一天夜里,我等到了老王的妻子,她悄悄的从家里出来,把门锁好之后,就匆匆的出门了。我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果不其然,她又来到了张大夫的门前,敲打着张大夫的大门。不一会儿,张大夫就从里面开了门,等他们进去之后,我悄悄的躲在屋外的墙角,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里面风花雪月的事情我就不详细的阐述了,难以启齿。

后来我终于听到关于老王的事情了,老王的妻子说道;“张哥,这两天我总是会觉得老王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我,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有一种老王躺在我身边的真实感,我真的很担心老王他回来要我的命。”

张大夫安慰她说;“你怕什么?药是我下的,就算报仇也要找我啊,跟你没关系,过段时间我们就结婚吧,你也不用偷偷摸摸的来我家了。”

老王的妻子说;“你给他开的药真毒,居然损伤了他的脑神经,让他变的疯疯癫癫。”

随后他们就又开始干上了。听到这里,我脑子天旋地转,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这居然是他们两个早已设计好的阴谋!好狠的阴谋!

可怜了老王居然连怎么死的都不明不白,他死的冤屈!

这个时候我也替老王觉得不甘,狠狠的踹了墙头一脚,张大夫在里面大喊一声;“谁!”我在旁边捡起半块砖头,砸碎了他家的窗户,一口气跑回了家。

我本想报警让警察把张大夫抓进监狱,可是我空口无凭,警察也奈何不了他们,我只能在背地里暗自寻找证据。可是正当我找证据的时候,我却听人说;“张大夫死了!”

听说他的胸口被人捅了一刀!死状异常的血腥,这个时候警察才介入了此事,经过了两个月的走访调查也没能查到一丝线索,这件事情也就被搁浅了下来。

村子里面又多出了一个疯子,总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蹲在路边大小便,有时候甚至是一丝不挂的在街上跑来跑去,这个人就是老王的媳妇。

我觉得这是老王的报复,其实老王一直在这个村子里面游荡,他时而推开自己那个破败的房门,时而坐在摇椅上休息,时而找块镜子摆弄一下自己的头发。时而找自己的媳妇吵吵架,你看,老王的妻子正在水塘边对着空旷的水面争吵不休呢。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