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酒鬼遇鬼 > 详细内容

酒鬼遇鬼

作者:老小虎  阅读: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khbjd.com 收集整理

老张和老刘是对关系不错的老哥们儿。

都五十多岁、都有个结婚的儿子、最后都成了光棍。

老张妻子是离婚,老刘妻子是去世的。

两人更有一个相同的爱好,喝酒。

二人又住在同一栋楼,楼上楼下,没事就聚在一起喝两盅。

时间长了,二人就从小酌几杯变成了不醉不归,子女还算有出息,供得起他们在家胡闹。

这天老张弄了几个菜,拨通电话,“老刘啊,手里的事都放放,上来喝一个。”

“好嘞。”

没一会老刘就敲门进来了,看着桌上的老酒小菜,食指大动,乐呵呵的看了眼老张。

“满上满上!”

酒过三巡,二人红着脸笑得跟朵花似的,谈天说地,瞎鸡儿扯一通。

眨眼就过了半夜,老刘晕晕乎乎的起身,大舌头说道。

“老张啊,我......先走一步了,明儿,继续。”

说完,摇摇晃晃的下楼去了,回到家倒头便睡。

第二天上午,老刘缓缓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他想透透气,来到走廊上,打算下去乘凉。

这时候老张摇摇晃晃的下楼和老刘打招呼;“老刘”

“哎,老张。”老张也脑袋疼的厉害,他想到楼下凉快凉快。

两人原本没事打个招呼,可这老张手欠,一伸手把老刘家门给关上了。

“砰”的一声响把老刘给听到一撮牙花子:“哎,我说老张,你怎么把我门给关上了。”

“那关上你在打开就完了呗。”老张有点不乐意,关你门怎么了。

“打开,我没带钥匙,拿你打开呀,快快拿手机给开锁公司打电话。”老刘说道。

“哎好,等会,你家窗户开没开呀。”老张说着作势拿手机话锋一转道,找开锁公司,开玩笑呢。

这钱我出呀,有那钱我还不如喝点酒。

“大夏天的,谁关着窗户干嘛,你什么意思呀。”老刘诧异道。

“别找开锁的了,我从我家窗户下去。到你家把门给你打开不就完了么,开锁的钱咱哥俩今天还能喝点。”

老刘知道老张平时很小气,也觉得他这个办法可行。于是就说道:“那行,那你小心点啊。”

“没事,你还不知道我么,我以前就是干这个的。”老张吹牛皮道。

“你干那个的呀。”老刘蒙圈道,爬窗户是个什么职业呀。

小偷、擦玻璃的或者是农民工,也没听老张说他干过什么和爬窗户有关的工作呀。

“啊,没事,我以前就是经常干这事,不要紧的。”

老张支吾道,其实老张啥都没干过,就是纯吹牛皮。

两人来到老张家窗台前,老张一点点往窗户外面钻。

两只手死命的把着窗框,这时候他脚就慢慢的伸向楼下老刘家的窗户,由于找不到着力点。

老张低头看了一眼,一看不要紧他就害怕了,只觉得头重脚轻。

在加上昨晚喝了好多酒,身体一晃,一脚踩空,直接大头朝下就从六楼摔了下去。

“老张!!!”

老刘想拉一把,老刘昨天也喝了不少,今天明显反应迟钝,等他伸手的时候老张摔在地上,没气了。

老刘被吓破了胆,赶紧报案。

案件的调查很顺利,老刘也没隐瞒什么,多年的老朋友就这样没了,他很是痛心。

但更难受的是老张的儿子,交友不慎啊。

小张找到老刘理论,要个说法。

老刘一个屁都放不出来,只是抹着泪,打电话让自己的儿子来平事。

接到消息的小刘气的直咬牙。

小刘到的时候老爸家吵吵嚷嚷,七八个人把老刘按在地上。

小刘心头火起想要干仗,转念一想得啦,老爸平时喝酒惹事,让他接受点教训也好。

再说了人家也就是吓唬他,家里东西没有被砸过的痕迹。

小刘上前拉过小张,他们也是多年的难兄难弟,“兄弟,你爸我爸关系多铁你又不是不知道,出了这事他也不比你好过啊。”

说完又拍了拍小张的肩膀,“今天先消消气,大家都回去冷静,明天一定让我老爸给个交代。”

“好,我们先走。”

小张走后,小刘把老爸老刘好顿数落,足足有一个多小时。老刘被儿子说的面红耳赤,发誓戒酒。

老张出事的第六天,老刘被酒虫子勾的坐卧不安,有心想去喝点,想想还是算了吧。

等第七天的时候,老刘实在忍不住了。

这天晚上,老刘弄了几个凉菜,打开一瓶五粮液开始享受酒精的刺激。

正喝的浑浑噩噩的时候,老刘觉得眼前有个人影。

“老刘,喝酒也不叫上我呀。”说话的正是老张,他手里还拎着一桶小烧笑嘻嘻的看着老刘。

“哎呦,你呀吓我一跳,来来快坐下。”老刘说道。

"我今天带了自酿的小烧,咱哥俩好好喝点。"老张说着拿过老刘的杯子给老刘倒了满满一杯。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道:“来老刘咱哥俩干一个。”

“干杯。”老刘和老张这顿酒喝一直喝到了凌晨三点。

突然,老刘打个冷战,不对,嘴里怎么会有血腥味!

在看老张,老刘吓得魂飞魄散,老张的脑袋瘪了、嘴角鲜血直流。

老张的胳膊似乎因为受伤并不那么自如,吃力的夹着菜,喝着酒。

再看那酒,那还是酒吗?那分明就是血!

再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正好是老张的头七。

老刘冷汗直冒。

“来呀,老刘咱俩干一个。”老张的声音就像有人在刮瓷盘子似的,很刺耳。

干一个,干你妹呀。

老刘虽然害怕但是他绝对够冷静;“不行了,我喝不了了,你慢慢喝。”

老刘装醉的往地下一倒,便轻轻打起了鼾声。

“老刘,老刘,我走了。”

老张说着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老刘家,走之前还不忘拿走他那桶“小烧”

老张走后,老刘赶快到厕所呕吐,吐出来的都是鲜红的血液、和暗绿色的胆汁,恶心的不行。

等天边泛起鱼肚白,老刘把自家的酒杯酒瓶扔了个干净,又给老张烧了大量的纸钱。

后来老刘只要一闻到酒味就会毛骨悚然,而老张却在老刘不远处很欣慰的笑着。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