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被欺负的人 > 详细内容

被欺负的人

作者:素北  阅读:12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khbjd.com 收集整理

“喂,看球!”

篮球场上活力四射的几个高中男生在阳光下肆意挥洒着汗水,其中一个男生似乎有些晃神,队员把篮球传给了他,但是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来不及躲避,篮球已经砸到了他的头上,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见状,纷纷停了下来。

“喂,江海,你这是怎么回事,打球还心不在焉。”一个锅盖头的男生向被砸中的男生跑来。

江海一手捂着头,一手捂着脖子,很疼的样子。那个锅盖头蹲下来查看着他的伤势,看到没有大碍,拉起他的胳膊,把他搀扶了起来。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锅盖头说完便把江海扶到了一边的长椅上,递给他一瓶水。

“不是我说你,眼看就是市里的篮球比赛了,要是让教练知道了,非得骂死你不可!”锅盖头说着,江海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

“行了,阿康你别说了,一大老爷们婆婆妈妈的…不过…”江海欲言又止又心事重重的样子。

阿康也拧开了水,看到江海这个样子,他停下来动作,示意他说下去。

“不过我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浑身酸疼…”江海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

“唔..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你呀就是体虚,说吧,放学之后去哪鬼混了?”阿康刚喝下的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但是看江海脸色一下子变黑,稍稍正经了一下。

“好吧好吧…开个玩笑,最近不是马上市区比赛了嘛,教练又这么高强度训练…喏,你看…”说着阿康把腿翘到长椅上。

“我腿还经常莫名其妙青一块呢!”

江海看着他的腿上,确实有两块青印,稍稍放下心来。看来最近一定是训练压力太大了。

“看你今天也没什么心思训练,不然早点回去吧,教练那里我去说,那我…先去训练了!”阿康放下水瓶,整理了一下衣服。

“好吧”江海也放下了水瓶,看着阿康逐渐向球场走去的身影,突然阿康转过身,叮嘱道:“下午可是全校体检啊!你可别忘了!班主任点名,千万别迟到啊!记着,千万别迟到啊!”

江海正换着他的鞋,抬头看了眼阿康小声嘀咕道:

“婆婆妈妈…”

单肩背包的江海走在林荫小道上,过路的学妹们时不时会盯着江海窃窃私语,有的还脸红地摸了摸脸颊。

的确,像江海这样一米八几身材姣好并且长相还端正帅气又是篮球队的男生,早早的就成了学妹们钦慕的对象。更何况现在穿着训练的队服,胳膊与小腿上的肌肉显现着,虽然个子高,但是体重却怎么也上不去,到是练成了许多肌肉。

他回到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胸口像是压着千斤重石一般喘不上气,他又坐了起来才稍稍好些。

转眼到了下午,人山人海中拿着体检表在操场排着队的江海东张西望着。前面是测肺活量,还有十几个人。他看着一个个吹完却只在水里沾沾的器材,心里有些反感。

“喂!江海!”江海循声望去,是阿康。他正挥动着手里的体检单跟江海打着招呼,江海跑了过去。

“去那边吧,那边人少”阿康指了指,是量身高测体重的项目。

“我听说,这次体检还会交到教练手上一份,要是不合格,有的挨骂了…”阿康说着两人便走到了。

前面只有三两个人,不一会,便到了他们俩。把表交到老师那,阿康走到测身高的仪器前。

“江海,要不要比一比?”阿康有些挑衅的看着他,江海点了点头,接受了他的挑衅。毕竟在篮球队里他的身高和体重是数一数二的。

“181,下一个”测量身高的老师喊着阿康的身高,江海笑了笑,随即站了上去。

“185,下一个”老师了眼身材高挑的江海,江海则有些得意的看着阿康,阿康尴尬的走向体重秤。

“148斤”老师像是菜场卖肉的一样喊着,让阿康更加尴尬了,身高都没比过江海,体重更不用说了,毕竟江海身材那么好体脂含量又少。

“嗯?等等”江海站在体重秤上,老师疑惑着又接着说道:“你下去一下试试”江海随即走了下去,体重秤又恢复到了 ‘0’。

江海又站了上去,他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阿康便凑了过来,但是眼前的让阿康吃了一惊。

“到底怎么了?”江海回过头想看什么情况,但是阿康阻拦着。

“到底是怎么….一定是秤出问题了吧!!”江海看着上面的数字不禁大吃一惊,上面指针指向‘138’公斤,也就是‘276’斤。

可眼前的男生别说200斤了就是150斤是都没有,怎么可能那么重。

老师们再三检查了一下,体重秤没有问题但是江海还是276斤,无奈,体重那个格老师没有填。

晚上,江妈妈做了好多好吃的来犒劳马上要参加市级比赛的儿子,而江海还因为下午体重的事疑惑着。他看了眼桌子上的饭菜,像是饿了好多天一样,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桌上的菜被扫荡一空,而江海连吃三大碗米饭竟还些饿,江妈妈是知道江海的饭量的,虽然最近训练可能会累,但是也不至于这样,于是她夺过碗,不允许江海再吃了。

江海回到屋子里,他也很奇怪为什么今天会吃那么多,平常就算再饿也就顶多两碗就已经撑了。

就这样江海在疑惑中睡去。

江海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有个小女孩一直笑着向前跑,江海不自觉的一直追,那个女生个子不高有些胖胖的,跑的也不快,但是江海拼尽力气却也追不上。过了不知多久,她停了下来,背对着江海说道:“你想知道我是谁吗?”江海没有吭声,小女孩接着说:“那你背背我好不好”

这不是请求的口气,像是命令一般。江海随后不受控制的半蹲了下来,女生转过身,长发挡住了她的半边脸,眼看就要接近时露出了整张脸。那张脸江海很熟悉但是他想不起来是谁,就在此刻,那个女生已经骑在了江海的脖子上。

江海疑惑并愤怒着从梦里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他满身大汗地坐起身,随后他发觉有些不妙,因为脖子,酸痛万分…好像真的有个胖胖的女生骑在他脖子上一整夜。

江海请了假,把这件事告诉江妈妈,一开始江妈妈还不信,但直到他看到儿子脖子上的一片淤青,加上江海梦里的事,事情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

江妈妈多方打听才找到一名神婆,据说她说的话和解的难都是十分有名。

神婆看着江海脖子上的淤青,摇了摇头说道:“罪孽啊!罪孽啊!”然后就让江海在门外等着,跟江妈妈在屋里神秘的说些什么。

站在门外的江海一开始想偷听,但是发现什么也听不见,于是无聊的看着手机,这时,消息栏上突然闪过一条新闻。

“最新!本市一高中突发惊天惨案,究竟是学校监管不当还是劣质商品流入市场……”

江海点开,这不是他的那所高中吗,怎么会有惨案?刚想着,阿康给他打来了电话。

“江海,你在哪呢?”阿康电话那头激动道。

“我…我跟我妈在外面呢,怎么了”他才不会把他妈妈带他来看神婆的事告诉阿康,省得回去被他嘲笑。

“出…出事了…”阿康颤抖的说着,江海突然想起刚才的那条新闻。

“班长…班长死了…”江海还没来得及问,阿康又说着。

班长跟江海和阿康一样也是篮球队成员,平时关系还不错,有时还开开后门让阿康和江海翘课去练球,可是现在居然毫无征兆的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江海着急地询问着,但阿康明显是受到了惊吓,话都说不连贯。

“班…班长维持秩序…不对…他站了起来…对!班长站起来维持班里秩序,然后…然后…电扇掉了…闹脑袋也掉了…”阿康在电话那头带着哭腔,很明显,他一定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江海想告诉妈妈一声,但是无奈门从里面反锁了。于是他跑了出去,打了一辆车直奔学校。

“诡异,太诡异了…最近怎么会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江海心里想着,隐隐觉着这事跟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有着些许联系,并且还暗暗祈祷着不要再有人出事了。

到达了学校,他找到了阿康,那个曾经活泼开朗的阿康此时正呆坐在楼梯上,衣服上沾满鲜血。是啊,班长与他就是前后桌,那么近,又是亲眼看着班长死忘一定吓坏了…

阿康看见江海,更加激动,但是说不出话来。

楼上时不时会有警察和医护人员走来走去,有的还在盘问着班里的学生,但更多的是女生的哭声。

就这样,因为这一件惨案,学校停课一天接受调查。

江海把阿康接到家里,看着他失魂落魄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样子,心里竟有些心疼难过。这应该就是阿康这辈子心里的阴影了把。

江海递给阿康一杯温水,阿康喝了杯水才稍稍好点,精神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阿康也详细的给江海讲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天上午物理老师有急事没来,也忘了跟其他老师说,就这样班里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班里人说话,但也很有眼色,不大声说,生怕找来巡逻的老师或者年级主任。

在阿康的周围不知道是谁,提起来讲灵异的故事,阿康虽然胆子小,但知道都是假的,有些还是临时瞎编的,也就不害怕了。

轮流讲了好几个人,不是没新意就是不恐怖,甚至还有些搞笑。但是轮到班长,他却说那是个真实的事。

某初中有一个女生因为身材和相貌长期受到欺负,有一次傍晚放学留下来打扫卫生,正巧有一帮男生也没回家,其中有一个男生以女生弄脏了他的鞋为由,几个人把她拉倒体育器材室欧打一顿不说,还脱了她的衣服拍了照片,后来女生自杀死了,于是她回来报仇,第一个死的就是那个‘被弄脏鞋子’男生……

刚讲到这里,周围人还在说变态时,班里的说话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班长怕引来主任或者校长,要维持秩序,毕竟要是被主任或者校长发现了,第一个挨骂的就是他。

刚站起身,阿康还眼神还看着他,但是班长却连半个字都没说出口,就被高速旋转的电扇掉落,削掉了脑袋。

班里瞬间惊叫一片,周围人还好反应迅速钻到了桌子下,不然也有可能会被电扇砸伤。而不幸的是阿康,刚蹲下,就与班长那颗头颅‘不期而遇’。

听完阿康说的经过,江海居然觉得有些熟悉,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阿康打断了。

“江海,你和班长是一个初中来的,你说…不会他那个没说完的鬼故事…是真事吧!”阿康看着江海,希望获得一个答案。

“瞎说,怎么可能,我们初中又没人自杀,再说啦,班长这只是个偶然,只是他不幸遇到了这事。”江海闪烁其词但始终保持着镇静。

阿康还想再说什么,就听见门外有声音,是江妈妈回来了。

“江海,江海你过来一下。”江妈妈在门外喊着,江海拿着杯子出去了。

不知多久,江海回来了,面色阴沉,阿康由于高度紧张之后很疲惫,便躺在江海的床上睡着了。

阿康再次醒来时,已是九点多,屋里没开灯,透过月光他能看见在桌子前坐着一个人,是江海。他一动不动,阿康想要喊江海的名字,但是,却没等他发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江海的手机。

江海接起电话,不到一分钟便放下了,喃喃的说着;

“她回来了”

“谁?”阿康询问着,但是江海却不吭声了,倒是开始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

阿康有些好奇,打开了灯,向前凑了凑,终于江海在抽屉的最底下翻出一张照片,上面有五个男生,穿着某初中篮球队队服在篮筐下,其中就有江海和班长。

“这…到底怎么回事?”阿康有些惊讶,因为江海和班长的关系虽然不错,但是从来也没听说过他们从初中就在篮球队里一起训练,而且江海还说他是上高中以后才喜欢上篮球才加入篮球队的,现在看见江海手里的照片,岂止是和班长的关系好,而且是非常熟。

照片里班长手搭着江海的肩,江海也搭着班长的肩,他们站在第二排,旁边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男生,前排还有两个男生半蹲着。

江海用手指向第一排左边的男生,说道:“他…也死了”

江海只不过接了通电话,怎么就知道他也死了呢?

“到底发生什么了?”阿康道,江海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眼睛失魂,微抬着眼皮,回忆着过去,一五一十的说着:

原来三年前,他们马上就要参加校级篮球赛,为了提前庆祝,在天台上喝了点酒。准备回家时,班长光顾着说话没看路,撞到了一个留校打扫卫生的女生,她是江海班的,但江海并没跟她说过话,只知道那个女生身材矮小还有些微胖,长得还不怎么样,很笨拙,自然就被班里人孤立。本来心想她道声歉也就没事了,结果没想到班长借着酒劲不依不饶,非说她弄脏了他的鞋,那时候,班长脾气暴,并且和校外的小混混有来往,很多人不敢招惹他,加上那天下午班长被教练一直训斥,他心里的火正好有了个发泄的地方。

那个女生支支吾吾,毕竟是自己班的,看她这样,江海有些着急想上前说点和气的话,也就算了。结果班长示意那三个人把那个女生拖走。到了器材室,他让那个女生跪下,那女生不跪,班长一脚踹在那个女生肚子上,女生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跪在地上哭泣着。班长拿下挂在墙上的坏掉的羽毛球拍,用力的抽向那个女生的头部,顿时惨叫连连,江海和另外三人看不下去了,但是由于害怕班长报复,没有一人上前阻止,眼看那个女生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班长似乎没有发泄过瘾的样子,喊着离他近的两人,把那个女生按住。那两个人一开始没有动,但是在班长的恐吓下,还是照做了。接下来发生的事也是江海万万没想到的。班长撕开了那个女生的衣服,那个女生痛苦的挣扎着,而这时班长叫着江海,递给他手机,让他拍照。

江海有些颤抖的手,匆匆的按下快门键。班长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心满意足。临走时还挟那个女生和其他四个人,因为这件事他们都有参与。

第二天,江海还没有到班里,就听说那个女生在电扇上上吊自杀了。据说是昨天下午上吊的,那女生身上破破烂烂并且头部还有许多血伤痕。也就是说,那个女生在吊在班里一整晚。

江海害怕了,退出了篮球队,也编造了个理由换了班级。万幸的是警察没有找上他,据说那四个人轮番被警察询问,但是他们统一口供,加上学校方面出面的阻挠,最后不了了之……

“你们…你们竟然!”阿康听完江海所说,愤怒的指着他。

江海连忙摆手:“我不是故意的,那时候还小,我们几个人怕班长的报复,没有人敢不听他的。”

“现在班长也死了,她也报复了,怨气也该消了吧”阿康说着,只看江海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没用的,刚才来电话的是当年其中一个男生,他说一直有人跟着他,还没来得及问情况,就只听见电话对面一阵刹车声,然后…”江海挠着头,他现在也不知所措。

又死了一个,天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江海,但是还好,他妈妈请了神婆通了灵,神婆说只要江海去道歉,获得女孩鬼魂的原谅,就能逃过一劫。

这天晚上,阿康没有回家。发生这么多事,生怕自己也出了什么事,就这样在江海家将就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便听见客厅里传来早间新闻的声音,他们二人出卧室,江妈妈此时正在准备早餐。

“据悉,昨晚在团结大道上发生一场车祸惨案,一辆半挂货车在正常行驶时来不及躲避,撞上一名横穿马路的少年,少年当场死亡。”阿康看着电视里出现的画面,虽然打了马赛克,但是已经能看清地面上的大片血迹。

江海找到了遥控,本来想把电视机关掉,但是下面出现的一条新闻让他放下了遥控。

“昨晚深夜,一名青年男子在等地铁时,因一直低头玩手机失足跌入地铁轨道,由于地铁站人数较少且来不及营救,少年当场碾压死亡。”江海看着电视画面里的监控录像,这个身影他太熟悉了。

此时江妈妈也听到了,但是随后手一松,碗从手里滑落,摔倒了地上。

只听电视里说:“据调查,昨晚出事两位青年学生均为高二学生并且来自同一所初中。”

阿康也惊呆了,只看着江海去房间里寻找着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那是他们四个最后的希望了。但是只能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

江海像失了魂一样走出了卧室,他恐惧着,江妈妈看到这样,就对阿康说。

“阿康,等会我要带江海出去一下,你吃完饭就先回家吧。”

阿康也明白,说道:“好”

吃完饭,阿康走了,江妈妈赶紧看了看江海脖子上的淤痕,丝毫没有消退。

江妈妈开车带他到神婆那里,神婆摇了摇头,接连无奈的叹息声。

“唯一的办法,试试招魂吧”江妈妈听见神婆这样说,像是抓住最后救命的稻草一般。

招魂开始了,江海盘腿坐在阴暗屋子的中央,周围摆满了白色的蜡烛,还有一些黄纸符咒,只听着神婆闭着眼,嘴里念叨着请神招魂的咒语。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就看见江海的脖子上,骑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生。

神婆苦苦劝解着,不知多久,只听她说:“好了,起来吧。”

江海站起身,果然身体上轻巧了许多。

江妈妈着急的询问着,只听神婆说:“哎…事在人为吧”

不知何意的母子一脸的疑惑,神婆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也只好先回家再说。

此时阿康又被叫到警局询问事发经过。刚出了警局门口,便接到江妈妈来的电话。

“不好了,江海找不到了!”江妈妈着急地说道。

“阿姨,怎么了,怎么会失踪呢?”

“江海跟我回家的路上,硬要去买东西,我车没地方停,也进不去,在外面等着江海,但是十几分钟都不见他回来,我着急下车去找,结果店里根本没有他。”江妈妈接着说:“阿康,你帮帮阿姨,帮我找找江海,看看他会去的地方,好不好!”

“好的,阿姨,咱们兵分两路找找,我先去学校,江海一定不会有事的”阿康迅速的蹬上自己的山地车,快速骑到学校。

教室里,餐厅里,操场上……都见不到江海的身影。这时几个篮球队的队友见到阿康,喊道:“喂!干嘛呢!明天可是市级篮球赛了!还不抓紧练!”

阿康没有理会他们,发生了这么多事,他怎么还会有心情参加篮球赛,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江海。

就这样,在江妈妈和阿康带领着几个好朋友找了江海一夜,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几乎是把他们这个小城市翻了个底朝天。但是江海,连影子也没有看到。

第二天,市级篮球赛开始前一个小时,一位清理工打开篮球体育馆的门,提着工具准备打扫。只见篮球架上吊着一个人,他穿着某初中篮球队队服,脚上缀满用网子装好的篮球,手里拿着手机,满脸诡异的笑容。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也没有人知道他在上面吊了多久。

他,就是失踪了一晚的江海。

“据本台记者报道,在本市体育馆发生一件奇怪的自杀惨案,自杀男子为本市某高二学生,在无支撑情况下悬吊在篮球框架上致使死亡,警方也在全力的调查当中,本台也将持续跟踪报道。”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昨晚在本市山区某路段发生一起巨石掉落惨案,两人轻伤,一人死亡,死者为本市某高中高二学生...下面是本台拍摄的画面……”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